【狗醫生特輯】走進心坎裡,走進愛與希望裡。

【狗醫生特輯】走進心坎裡,走進愛與希望裡。

『我覺得狗狗很好,他們把我們當正常人一樣!』

是啊!當『一個正常人』已經成為內心的渴望時,我們是否仍劃地自限,吝惜付出跨越鴻溝的勇氣?

 

四月份,因為參加台新銀行的公益活動,狗醫生渣渣、淚淚跟著台灣狗醫生團隊一起前往玉里榮民醫院的康復之家,和住民進行了初步的互動和認識。

康復之家是什麼?又該如何進行動物輔助治療活動呢?這是我們即將面臨的課題。

玉里是位於花東縱谷中的偏遠小鎮。玉里榮民醫院創立五十多年來,默默地肩負著照顧慢性嚴重精神病友的工作,讓一群家庭支持系統瓦解、功能退化及反覆發病的精神病友,找到足以安身立命的生存方式。康復之家的住民,是病況穩定的患者,他們居住在復健環境,透過結構化規律的治療,重新建立健康的生活習慣,並且逐漸培養出良好的工作紀律,維持穩定地就業,進而才能在職場中建立起一個支持性的社會關係。

讓狗狗加入活動,在玉里,是一個新的嘗試。但是,『動物輔助活動』,絕對不是一個標新立異的構想。

這次的拜訪活動,因為公益補助款經費有限,所以請狗醫生的主人們自行搭乘火車前往。一開始,我也十分頭痛,要怎麼帶著渣渣和淚淚搭乘四小時的火車,在玉里換乘機構人員的機車,還要在外地住宿三日二夜呢?

毛小孩的家長一定知道,自己出門可以輕裝簡行;但毛小孩出門,可就是『永遠少一個包包』啦!

看著家中的運輸籠、睡窩、推車,心裡估量著,這是要全部帶去嗎?可是我才一雙手,怎麼抱著渣渣和淚淚,還要扛這一堆傢伙呀!還好,淚淚在台灣狗醫生受訓時認識的好同學K蛋,出借了他的專屬座車,讓渣渣和淚淚搭著前往玉里。這一台推車,車架和車身是可以分開的。我推著兩個小傢伙,從家裡步行到台北捷運站;因為車身流線型的設計,順利通過捷運和台鐵閘口;上了火車後,把車架卸下來,擺在行李架上,車身則當成一般的軟性運輸籠,放在腳邊;到了旅館,軟性運輸籠搖身一變,又成了舒適過夜的睡窩。

前往康復之家,改搭機構人員的機車,把肩背帶扣上,成為可以側背的背袋。車架則是放置於機車腳踏板上。到了康復之家,在進行狗醫生與病友的互動前及休息時間,背袋又變回運輸籠的功用,讓渣渣和淚淚待在裡面稍做休息。就這樣,它發揮了推車、運輸籠、睡窩、側背袋和休息室五個功能。

在整個過程中,最讓我驚訝的是:推車居然可以融入寵物陪伴活動,成為最棒的媒介!

有些病友,對於『狗』仍有戒心,不想直接撫摸他們。往常我會把狗兒放在椅子上,和病友進行一些遠距離互動。但是,椅子周圍沒有防護措施,對於小型犬的主人來說,是一種無形的壓力。因為帶了推車出門,我發現車架的高度,剛好跟椅子或輪椅符合。所以,我先讓渣渣和淚淚進到推車內,只露出身體的一部分,讓對狗兒好奇卻又有一點畏懼的病友,可以透過餵食器和套圈圈小遊戲的互動,建立起『狗狗是友善』的好印象。

當室內的陪伴活動告一段落,想出外透透氣,我會請狗兒們進到推車內,邀請病友和我們一起出去散步。
在戶外開放空間中,讓病友認識狗兒的熱情;期間,適時地請病友抒發參與活動的心得以及對於活動的期許。毛小孩的熱情與友善,是參與其中最大的回饋。

北藝大 - (29)_1000

活動中,一位病友告訴我:『我覺得狗狗很好,他把我們當成正常人一樣!』這句話,頓時讓我熱淚盈眶。在我心中,誰是『正常人』?誰又是『病友』,我是否已成為界限的局外人,吝惜伸出友誼的雙手?!

 

北藝大 - (19)_1000

他們,曾經是被『正常人』排擠的邊緣人,受到原生家庭和社會人群的歧視;玉里的康復之家,是他們的避風港,但也不免得讓這個小鎮承擔汙名化。人們主觀的價值是多麼容易傷人卻不自知,而毛小孩們無私的回饋卻又是多麼良善而溫暖。我想起常常討論的社會支持理論:情緒支持、自尊支持、實質支持、訊息支持更有陪伴支持,彷彿是遙不可及的理論,卻因為我那兩位不會說話的毛小孩,帶著我在寵物輔助活動中,一一實踐。

 

曾幾何時,那兒有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,我們卻找不到大步流星的巨輪;我們擁有的,僅是一台小小滴推車,但她滿載著實踐的勇氣;迎著和煦的微風,展開無私的笑顏,走進心坎裡,走進愛與希望裡。

 

<感謝>
作者:辜筱真
狗醫生:渣渣、淚淚、K蛋、哈娜、WiWi
攝影師:羊東東

延伸文章